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 地 址:郑州市金水区索凌路丰产北路6号
    公司电话: 0371-63788995
    传 真: 0371-63788880
    招商热线:13283201000
    联 系 人:尚经理
    邮 箱:
    网 址:
    Q Q 咨询:
    客户服务:

您现在的位置:鼎盛娱乐 > 电子资讯 > > 电子资讯

电子烟网络“禁售令”发布深圳电子烟行业迎来

作者:10bet十博    发布时间:2019-11-14 05:30    点击:

  “公司正在讨论处理方案。”两家电子烟商家给出了同样的说辞。目前,在京东、淘宝等电商平台上,许多电子烟商家先后收到了11月1日的网络“禁售令”。不过,也有客服在回复南都记者问询时仍表示,目前依旧可以下单,并会保证售后权益。

  11月1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联合发布公告称,防止未成年人通过互联网购买并吸食电子烟,要求各类市场主体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敦促电商平台及时关闭电子烟店铺,并将电子烟产品及时下架。

  “这体现了对未成年人的一种保护。在网上购买的话,没有门槛,未成年人就很容易得到这些东西。”国家烟草质量监督监督检验中心主任胡清源告诉南都记者。

  多名专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互联网禁售电子烟,有利于控制电子烟的传播,保护青少年免受电子烟的侵害。而可以预见的是,随着监管逐步加码,乱象丛生的电子烟行业即将迎来新一轮洗牌。

  位于宝安区沙井街道的卓越时代大厦,据现场人员介绍,四楼和五楼大多是从事电子烟的企业。

  乘坐深圳地铁11号线,从福田站中心区出发,直达终点站沙井,大约需要1个小时。这里属于宝安区,是深圳的原关外地带,距离市中心尚有40多公里的城郊地区。当地因靠近入海河道而多沙,掘井时沙多,故取地名“沙井”,又因盛产生蚝,多了“蚝乡”的美誉。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10年前的沙井是一片凋零的城乡结合部。随着近年来高速发展,写字楼、工厂、高端楼盘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地铁动脉将人流源源不断地输入,但这里相比于发展成熟的罗湖、福田等原关内地区,依旧显得有些嘈杂、混乱。而混乱中往往孕育着新生,沙井正成为一些新事物的“温床”,电子烟便是其中之一。

  李婷(化名)的公司,就坐落在宝安区沙井街道的卓越时代大厦的4楼,这里聚集了一批电子烟企业,不过外人很难发现它们从事的真实业务,因为这些公司对外大多打着科技、贸易公司的牌子。在网上键入这些公司的名字搜索发现,它们从事的正是电子烟的贸易。

  事实上,漫步在沙井街道的中心路,沿街是宾馆、商场、会所等,你就是很难发现一家电子烟的实体店。这不足为奇,用李婷的话说,深圳宝安区的电子烟企业大多做批发,“如果又做批发,又做零售,整个市场就乱了”。因此,宝安区的电子烟企业,习惯隐藏于大大小小的写字楼间,它们似乎并不需要门面。

  在资本将电子烟推上风口之前,沙井还是一个人们吃生蚝常去的地方。如今,这里活跃着大量的电子烟从业者,往来其间的有不少做电子烟贸易的商人。据业内人士观察,在深圳和东莞的很多曾经代工做手机和无人机的厂子大多已改做电子烟。

  电子烟风起何处?已无处寻觅,但深圳无疑是一个风眼。魔笛和悦刻这两家电子烟行业的头部品牌,均是深圳的本土企业。据清华大学公共健康与技术监管研究课题组发布的《公共健康与技术监管研究报告之电子烟产业监管状况蓝皮书(2019)》介绍,仅深圳一地就有近千家电子烟及零配件厂商,产量占世界的90%。

  “深圳有三大硬件,手机、无人机、电子烟。”悦刻公关市场负责人郭光东称。美国电子烟品牌铂德,同样将深圳视为电子烟重要的研发生产基地。其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深圳是全球电子烟的主要生产基地,聚集了大量电子烟从业者和供应链企业,将铂德中国公司设在深圳具有产业集群优势。“美国的电子烟市场发展更快,但生产厂家集中在深圳。”

  “卖的情况很好啊!这个一次性的电子烟已经卖断货了,台湾那边一直在等货。”李婷指了指散落在茶几上的电子烟。李婷所在的办公室装饰简单,二三十平米的样子,四五个卡座,墙上贴着电子烟的宣传海报,标注了蓝莓果酱、梦幻粉芋、茉莉清茶等7种不同口味的一次性电子烟。

  今年9月,李婷找人代工生产的两万多支电子烟已经销售一空,目前处于断货的状态。在全国范围内,她已经有10多个代理商。其中有代理商正在开拓澳大利亚的市场,“但是澳大利亚在卡这块(电子烟)”。

  在2015年,李婷已经察觉到电子烟起风的意味,开始布局自己的电子烟品牌。“我可以这样和你讲,虽然3·15也曝光了电子烟,但是它的市场是非常大的,有那么多风投都在盯着这一块,它其实是一片很大的蓝海,确实是未来的一个趋势。”

  南都记者在实地走访中,以创业者的身份与李婷对话。说起电子烟行业的创业经,李婷建议,一次性的和换弹的电子烟,要同时做,一次性的电子烟属于低端,比较便宜,客户体验的门槛低,是教育性的。“换弹的电子烟价格相对较高,我们换弹的产品,零售价是299元。有些人刚接触,图个新鲜,花个两三百,可能会有点抵触。”

  李婷的同事拿出了一款一次性的电子烟产品,邀请记者尝试,试抽一口,烟雾比较淡,伴随着烟雾消散,一股淡淡的水果清香弥漫开来。“试了一下西瓜和蓝莓口味的,感觉跟嚼了口香糖一样的。”

  成为李婷公司的代理商,需要一次性拿1000支电子烟,而批发价在15元。“你们在老家开个店,让客户体验,然后去谈当地的一些资源,比如说奶茶店、网吧这些地方投放,这就比较考验你们当地的资源。”李婷说。

  近期,李婷的朋友圈正不断更新着自家电子烟的动态,“接受预订”、“现货秒发”、“打包发走”、“尼古丁盐”、“注油小烟好用不贵”等是她朋友圈的关键词。当然,她还在“全国招收代理”。

  电子烟有多赚钱?南都记者据公开资料梳理发现,代工厂的报价一般在20至80元之间,毛利达50%至80%;商家的进货价在40元左右,而在亚马逊上的售价则可高达60美元左右,约合人民币430元。

  而在网络“禁售令”的监管风暴下,有从业者表示“行情不行了”。据媒体报道,部分电子烟商家的销售量仅正常情况的四分之一,价格降幅达到30%。不过,也有从业者表示,主要走线下渠道和体验店,影响不大。

  电子烟背后,是一个庞大的市场。据中国电子商会电子烟行业数据显示,2018年电子烟全球产值1100亿,而国内规模仅为40亿元。观研天下在报告中指出,截至2017年,中国电子烟的渗透率低于1%,未来这一数字若能达到10%,相应的市场规模或能达到千亿级别。

  众多的行业者都想从中分得一杯羹。一名电子烟行业的从业者表示,电子烟行业的混战还将继续,近期还有新品牌在入场,资本也有入场的。“现在肯定还在打,但门槛越来越高。”不过,随着监管趋严,正加速电子烟行业的洗牌。

  今夏,美国发生多起因使用雾化设备导致肺病病例,加剧了市场的担忧。据最新数据显示,美国国内目前已有37人因为与电子烟相关的疾病死亡,超过1800人因为使用电子烟产品而导致肺部受到损伤。

  美国方面表示将由FDA出台细则禁止调味电子烟,清除市场上的伪劣产品,让青少年远离电子烟。来自太平洋彼岸的监管风暴,越过重洋,在深圳乃至整个电子烟市场上掀起波澜。今年10月,深圳就已开出首例电子烟烟民违法吸烟的罚单。

  深圳市无烟城市项目技术官员熊静帆告诉南都记者,电子烟并非是无害的,但是青少年对电子烟很感兴趣,吸电子烟会诱导他们进一步抽卷烟。深圳市控烟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曾对60名购买过电子烟的中小学生进行调研,其中大部分表示“有喜欢的口味”和“觉得新奇/有趣”。

  “电子烟喷出来的颗粒物非常小,进入呼吸道引起炎症是很正常的,现在要尽快立法,加强监管”。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吴宜群告诉南都记者,很多电子烟是“三无”产品,“现在已经检测出,很多电子烟里面含有甲醛乙醛、重金属、尼古丁,尼古丁本身是剧毒化学物,超过一定的毫克数摄入量,是致命的。”

  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监总局发布的通告提醒,电子烟作为卷烟等传统烟草制品的补充,其自身存在较大的安全和健康风险,在原材料选择、添加剂使用、工艺设计、质量控制等方面随意性较强,部分产品存在烟油泄漏、劣质电池、不安全成分添加等质量安全隐患。

  国家烟草质量监督监督检验中心主任胡清源告诉南都记者,要从源头上把控电子烟的生产和销售,电子烟口味众多,原材料上存在添加剂,而有没有经过评估,是否存在非法添加的问题,还缺乏市场评估和监管的细则。

  对电子烟监管同样迫切的,还有行业的从业者。“电子烟产品需要规范生产,就目前而言,电子烟行业急需国标的出台。”铂德电子烟方面称,我们建议国标尽管出台,提高电子烟的行业门槛,同时针对“边界”问题进行一定的监管,通过政府、企业、社会等多方共同促进电子烟行业的健康有序发展。

  监管对于电子烟行业来说,或许并非一件糟糕的事,至少对于电子烟头部平台如此。铂德电子烟方面表示,中国电子烟行业以代工贴牌占主导,业内流传500万元,甚至几十万元就可以创立一个电子烟品牌,走代工贴牌的路子,造成了目前中国电子烟行业鱼龙混杂、小散乱的现象,相信在经过市场的洗礼之后,行业会快速向头部集中。

  据了解,电子烟的国家标准即将出台。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官方网站显示,电子烟国家强制标准制定已进入“正在批准”阶段。该计划在2017年10月立项,主管部门是国家烟草专卖局,根据项目周期24个月推算,预计有望于今年年内出台。

  “有标准总比没有标准强,逐步实现规范化。要有行业标准出台,要让这个行业有底线。”悦刻创始人兼CEO汪莹表示。

  作为全球的电子烟第一大市场,美国电子烟的渗透率和产值都占绝对优势,但电子烟在美国的迅猛发展也带来了诸多问题,其中诱导青少年吸烟是最被诟病的一点。销售人员宣称电子烟“无害”,甚至直接在学校内推广电子烟。有报告显示,美国高中生使用电子烟的比例从2017年的11%上升到了2018年的20.9%。

  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监总局发布的通告特别要求,各级烟草专卖行政主管部门要加大对电子烟产品的市场监管力度,加强对通过互联网推广和销售电子烟行为的监测、劝阻和制止,对发现的各类违法行为依法查处或通报相关部门。

  “要加强电子烟的监管,避免诱导未成年人吸烟。”中国控制吸烟协会副会长姜垣向南都记者表示,电子烟毕竟是一个成瘾物,要明确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现在市面上的电子烟出现了多种味道,打着时尚的概念来吸引青少年。因此要防范电子烟过度营销宣传,打着“无害”“戒烟”“安全”的招牌进行广告宣传。

  “以美国为鉴。”铂德电子烟表示,中国市场上出现了一些附加社交属性的电子烟,有可能吸引原本不吸烟的群体,尤其是未成年人。电子烟需要守住自己的“边界”,我们认为边界就是吸烟的成年人,一旦越过边界,就可能难以控制影响,最终会危及行业。

  试问电子烟路在何方?等待它们的或许是传统卷烟企业的老路:回归线下、停止广告,建立合法合规的线下实体销售渠道,保护未成人、女性、老年人、孕妇等群体免受烟草危害。

  电子烟喷出来的颗粒物非常小,进入呼吸道引起炎症是很正常的,现在要尽快立法,加强监管。

  深圳是一个很大的电子烟生产基地,电子烟很可能通过非正常渠道流入市场,希望市场监管部门加强这方面的监管。

  电子烟喷出来的颗粒物非常小,进入呼吸道引起炎症是很正常的,现在要尽快立法,加强监管。

  深圳是一个很大的电子烟生产基地,电子烟很可能通过非正常渠道流入市场,希望市场监管部门加强这方面的监管。